永生起源|第八章:山如巨蟒

我在那儿站了很久,有一些记忆似有若无地浮现出来。我开始回想关于我的一切,可是你们知道吗?我居然回忆不起来任何关于我自己的往事。我唯一的最久远的记忆就是一座雪山,而我就坐在雪山上,转着经轮。

by 作者/曾楚河 & 封面/南北 & 演播/铭阳 & 后期/苏苏

南北,雾都重庆人;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;

铭阳,90后东北人;热情、话多、爱讲故事,尤其是恐怖故事,资深有声从业者,播讲的小说可以绕东北半圈都到不了;

苏苏,黑土地出生,专业后期制作;喜欢聆听各种声音,愿意用声音表达情感,用心将声音编织成美妙有趣的世界;

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就是那位老者所说的有缘人?”听他说完,我问道。

“你是不是有缘人,我不知道,不过他是。”戚长缨不以为然地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楚眠风。

“你怎么说话这么直接,就不知道转个弯,说得好听点吗?”我实在是受不了他那种表情,想教教他怎么与人相处。

“对别人可能会,但对你没必要。”他全然不理会我的态度。

“我是你口中所谓的有缘人?你凭什么这么觉得呢?”楚眠风打断我和白衣人的对话,问道。

“莫非是你转经的时候转傻了,饿晕在路边,他施舍了你半个馒头,你就感恩戴德,把他的样子铭记于心了?”我抓住每一个可以嘲讽他的机会,因为我想看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。可是我大失所望,他的忍耐力和他的气质一样,都是那么完美。

他没有理会我,面向楚眠风答道:“那是因为一个梦,一个似乎很真实的梦。就在一个月前,我坐在雪山上转经,本来好好的天突然刮起了大风,风太大了,甚至吹来了雪。我正感奇怪呢,怎知却在大风里昏睡了过去。就在昏睡过去的时候,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我又看见了那位老者,他还是和以前一样,似乎没有老去。梦里他和以前一样,坐到我身边,他告诉我,我的有缘人很快就会出现,到时候可能会遇到危险,让我随时做好救他的准备。”

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,看了一眼楚眠风。我正听得正入迷,见他停下,急忙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这次他没有再故弄玄虚,接着说道:“老者说完这些后就准备离开,我一下子急了,虽然他告诉了我这个有缘人快要出现了,但他却没有告诉我应该怎么找到他啊,也没有说他会遇上什么样的危险。于是我急忙叫住他,问他我应该怎么样找到他,他起初像是有什么顾虑,考虑了片刻后又告诉我,离这儿大概三十公里外叫遥寨的村里,最近会有一个年轻人因为癌症死去,而那个死去的人就是我需要救的人。他说完这些后就离开了。”

“就这样?因为一个梦你就相信了?”听到这里,我忍不住插话。这也太离谱了。我们很多人每天都会做梦,谁不是起来就忘记了。甚至很多梦,我们还没醒在睡眠中就忘记了。何况他这么离谱的梦,那更是离谱得不着边际。如果仅因为这样一个梦,他就跑来了,这真是让人无法相信。

“这不仅仅是一个梦。因为就在短暂的昏睡后,我很快就醒过来了。等我醒来后,我在雪地里看到了一行脚印,然后,我立刻就醒悟过来,我刚刚肯定不是做了一个梦,而是真有人来到了我身边。他就坐在我旁边,对着我说了那些话,想到这些,我也顾不得许多,急忙跟着脚印追了出去。起先脚印还比较清晰,但逐渐的,那些脚印开始越来越模糊,最后那些脚印就那样消失在雪地上。我站在雪地里,看着脚印消失的方向,那里横亘着一座巨蟒一样的大山,山上堆满积雪。我在那儿站了很久,有一些记忆似有若无地浮现出来。我开始回想关于我的一切,可是你们知道吗?我居然回忆不起来任何关于我自己的往事。我唯一的最久远的记忆就是一座雪山,而我就坐在雪山上,转着经轮。”

“这不可能啊,你没有童年吗?无论如何,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童年,而童年里的那些趣事,是我们每个人记忆里最久远,最清晰的存在啊,你难道一件也想不起来?”楚眠风本来一直以一种防备的姿势挡我和他之间,他对戚长缨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报着怀疑的态度,但听到这里,他也忍不住好奇。

“没有。我的记忆里唯一能记起来的就是转经。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世间的,我不知道自己的生日,比这更扯的是,我甚至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,当然,如果我有的话。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他苦笑了一下,笑意一闪而逝,像是在极力掩饰着他内心里的一切。听完这些,我却一下子感觉很不是滋味。我是一个容易伤春悲秋的人,很多时候还多愁善感,也许这两个词说的本来就是一个意思。这时候我开始同情起他来,觉得刚刚对他说过的话简直就是罪过。我甚至想把他手里的那个转经轮要过来,立刻替他转几圈,来惩罚我刚刚对他说过的那些话。这样可能会让我立刻好过些。

“那你有喜欢的姑娘吗?暗恋的也算?”虽然我心里极是同情他,但嘴里问出来的就是不一样。也许我这样问的一个原因是,如果他有喜欢的姑娘,那他的人生肯定就会好过一些,哪怕是暗恋的也好。姑娘总是可以打发掉许多寂寞的时光,特别是那种漂亮又温柔的姑娘。

他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,嘴里清晰地吐出两个字:“白痴。”

我很受伤,想说点什么挽回一下,却听到楚眠风说道:“如果确实如你所说,也可能是你被人洗去记忆了,只是他们为什么要洗去你的记忆呢?”

“也有可能是某天,你不小心撞到雪山上,撞失忆了。”楚眠风说完,我很自以为是地补了一句,想着让他反驳我。他们两个的对话让我感觉极不舒服,甚至压抑。我不喜欢这种压抑。我觉得人就需要激情,而有时斗嘴也可以充满活力,会让人觉得不那么压抑。

哪知这次他并没有回击我,只是顺着我的话说道:“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有时我自己也怀疑我是因为某件事失忆了。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极为平静,像是在说着另一个人的故事,而不是他自己的。

“你也不要想太多。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,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答案的。”

说着,楚眠风把目光投向戚长缨。他的脸棱角分明,钢硬如铁。他似乎在给白衣人一个承诺。我了解楚眠风,一件事情他除非不答应,如果答应了,那么无论如何他都会办到。有时我甚至觉得他比那个一诺千金的楚国大将季布还要守信用得多。

此时天已经大亮,那些怪物消失的大山里树木丛生,各种鸟鸣从丛林里传来,充满活力。这种朝气蓬勃的活力取代了昨夜的种种怪异。要不是眼前被我们刚刚填好的坟坑,还有我们身上的伤,谁会想到昨夜这里曾有过一场殊死搏斗。

远处的山上已经有阳光照了进来,把雪山映衬得更白更亮,像一面镜子挂在山顶。这本来是一副漂亮的景象,但在经历过这一切后,再看那些高耸入云的雪山,一阵阵寒意传遍周身,瞬间冷如寒夜。人类历史到如今已经有几千年,几万年的更替,在我们不知道,没有涉足过的领域里,谁又知道,到底会盘踞着一些什么样的生物。也许它们只是在和我们倒时差,或者是用一种特别的身份隐藏在我们中间,努力地模仿着我们,适应着人类社会的一切。而它们这么做的目的,也许只是为了等待,等待某一个领袖的到来,等待某一个契机,等待一场世间的重大变故。

这些念头在脑海里转瞬即逝。我看着眼前这两个似乎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秘密的人,不由生出了一种不真实的错觉。但我最终还是把这种情绪压制了下去。

看着远处阳光照耀下的村庄,我问道:“那接下来呢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版权声明:「一角」所刊发内容,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,均为原创发布。任何个人或组织,在未征得「一角」同意时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、搬运、盗用、采集、改编「一角」所有内容到任何网站、书籍、媒体平台,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。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有声阅读酒和故事

永生起源|第七章:神秘老者

2022-12-13 15:40:59

有声阅读酒和故事

永生起源|第九章:地图幻象

2022-12-20 17:35:00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