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向左|第八集

不等我们反应,子建健步如飞直接冲到讲台上,指着郝强破口大骂:“畜牲,放开那女孩让我来,啊呸,放开那女孩。”

by 作者/Marco & 主播/尚冠少卿(男)、南茜(女)

01

回到教室,子建硬拉着我说要去看李依依。

云朵好奇地追问:“李依依是谁啊,子建的女朋友?”

子建急忙否定:“哪能啊,我可是名花有主的人。”

云朵笑着调侃子建:“就你,还名花?是哪家姑娘这么不走运啊。”

子建轻哼一声,不理会云朵。

这两个人真是一对欢喜冤家,不是在拌嘴,就是在拌嘴的路上。忽然,我想到子建在操场上说云飞是他大舅子,不由得竟笑出了声。

云朵和子建齐齐看向我,我立马憋住笑意。

“啊,你们两个好奇怪啊,你们两个不对劲!”云朵指着我和子建。

说话间,我们就已经来到李依依他们教室外面,隐约听到里面有争吵声传来,子建嘘了一声,背靠墙壁,探头探脑地走在前面,我和云朵也学着他的样子跟在后面,一行人蹑手蹑脚地来到教室门口。

教室里,李依依正和一个男生争吵着,周围还有几个吃瓜群众正在围观,我定睛一看,和她争吵的那人竟是郝强。

子建见状,不由分说,拎着拳头就准备往上冲,我眼疾手快,一把拉住了他,示意他别冲动。

云朵看到子建气愤的样子大为震惊,小声地感叹着:“看不出来呀陈子建,冲冠一怒为红颜啊。”

我看了一眼子建,和云朵解释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李依依是子祺的女朋友,不是子建的。”

云朵瞪大眼睛:“哎呀,你们这关系好复杂啊。那,里面那个男生又是什么情况?”

“里面那男生叫郝强,是凤城一中里出了名的校霸,听子祺说,那小子好像在追求李依依。”我给云朵做着科普。

“追求个屁,分明就是欺男霸女。”子建咬牙切齿地说着。

正在我们说话的同时,只见郝强上前一把抱住李依依就要强行索吻,李依依拼命挣扎,略带哭腔地喊着:“郝强,你放开我,你再这样我现在就去老师办公室告你。”

不等我们反应,子建健步如飞直接冲到讲台上,指着郝强破口大骂:“畜牲,放开那女孩让我来,啊呸,放开那女孩。”

我和云朵呆愣原地。

02

郝强一愣,回头来看时已经挨了子建一记重拳。

子建一把抓住李依依,将她拉到自己身边,迎面上去,结结实实又赏了郝强一记佛山无影脚。

你还别说,作为体艺生的子建,这两年多来的训练还真没白练,关键时刻还算有点用处。

郝强被子建这两下打得有点找不着北,气急败坏地指着子建大骂:“你他妈谁呀,不想活了?知道老子是谁吗?”

郝强一手捂着脸一手捂着肚子,表情狼狈。

子建毫不示弱,指着郝强冷冷地说:“再不滚,信不信打断你的狗腿!”

郝强啐了一口唾沫,指指子建,又指指身后的我们:“你们有种,都给老子等着。”

子建抬手,作势又要赠送一拳,郝强连忙后退,连滚带爬地跑没了影。

我暗暗发笑,这郝强平日里飞扬跋扈惯了,今天被子建这么一顿收拾也算是老天有眼了。但转念一想,郝强到底也不是什么善茬,在学校里又是出了名的横行霸道,今天这事估计不会轻易罢休,我不由得竟有些担忧。

回头来看,李依依明眸皓齿,面颊微红,一袭长裙着身,楚楚动人的模样,教人看了就挪不开眼睛。她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和恐慌中缓过来,依旧低声地抽泣着。

“依依,你别怕,我们是子祺的好朋友,你现在安全得很。”子建安慰李依依。

我和云朵也急忙走上前,云朵拿出一包纸巾,抽出一张递给李依依:“依依,你别怕,有我们在呢,那个人已经被打跑了。”

李依依看着我们,低声说着谢谢,手不住地抹着眼泪。

“这郝强真他妈是个畜牲,千万不要让我再碰到他,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。”子建碎碎地念叨着。

“行了,陈大侠,知道你的厉害啦。”云朵说。

“还有你们,看什么看,一个女同学当着你们的面被欺负成这样也没个上来帮忙的,都他妈眼瞎吗?”子建对着几个吃瓜群众大吼。

那几个同学估计也没想到子建会冲他们发火,个个表情无辜,不敢言语。

子建踢了一脚桌子,愤愤的样子看得我内心触动,光天化日,郝强就敢当众欺负李依依,而这些人一个个又都视若无睹,让人细思极恐。

03

子祺听说李依依被欺负,气得在墙上一顿乱砸,洁如白玉的墙上顿时多了几个红血印子,李依依看得心疼,连忙阻止:“子祺,你别这样。”

“郝强,我他妈不弄死你,我就不叫蔡子祺。”子祺怒火中烧。

“哥们,刚才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了,你就先消消气。”子建拍拍子祺的肩膀。

“那可不嘛,刚才子建可威风了,就那么三两下,打得郝强是满地找牙,你是没看见,那叫一个大快人心。”云朵夸赞子建。

子建满脸笑容,咸猪手楼在云朵肩上:“云朵妹妹,以后呢有哥们在,绝对没人敢欺负你,谁要是欺负你,先问问哥们的拳头答不答应。”

云朵白了子建一眼,胳膊肘在他肚子上一顶,子建立马捂着肚子嗷嗷乱叫,云朵笑他:“就你,还是先学会怎么保护好自己吧。”

我看着子建和云朵,又看看子祺和李依依。

李依依细心地给子祺擦拭手上的伤口,子祺认真地看着李依依,满脸宠溺溢于言表,子祺这小子算是祖上烧了高香,能有如此良人做伴,真是让人很难不心生嫉妒,一时间我甚至还有点理解郝强,毕竟,追寻美好是天性使然。

经过我们三人苦口婆心的劝导,子祺终于算是放下了心中执念,答应我们不私下去找郝强寻仇报复。我终于是舒了一口气,我不知道这样的结果是好是坏,但毕竟我们答应过楼兰,要克制自我,既然我们已经做出选择,就不能轻言放弃。

04

晚上。

我和楼兰说起这事,楼兰一脸气愤:“这也太过分了,你们就应该直接将这件事情告诉老师,让学校出面解决这事,不然太便宜这个郝强了。”

我说:“就凭郝强他们家和学校的关系,这种事情,最后不还是不了了之嘛,况且子建也已经教训过他了,就当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吧。”

“真没想到啊,你们还能以德报怨。”楼兰笑着看了我一眼:“我的书呢,有看吗?”

“原来那书你是要给我看的啊,我还以为是让我帮你拿着呢?”

“果然是榆木脑袋。”楼兰轻哼一声,迈着大步走在前面,把我丢在身后。

灯光下,我们的影子拉长又拉短,重叠又分开。

版权声明:「一角」所刊发内容,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,均为原创发布。任何个人或组织,在未征得「一角」同意时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、搬运、盗用、采集、改编「一角」所有内容到任何网站、书籍、媒体平台,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。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酒和故事

杨花落尽子规啼|第一章:走失

2022-12-5 16:49:27

有声阅读酒和故事

永生起源|第六章:神出鬼没

2022-12-11 22:15:33

7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1. 禹风

    催更催更,这剧情不比看其他言情小说好,也羡慕这种感情,希望不要烂尾吧

    • Marco

      最近好忙,没时间写,感谢支持,我还一直以为没人喜欢看这种平平淡淡的故事呢

    • 禹风

      相比之前看的各种小说,我觉得这种文章更加真实,所以比较喜欢

    • Marco

      我们不妨大胆猜一猜后续剧情发展,我也找找灵感

    • 禹风

      我希望文章可以写的长一点,希望他们都有一个好的结局不一定要圆满的结局但一定不要烂尾

    • Marco

      好的,已经在写了,写完就更新,感谢你的鼓励,就是在很多时候不知道怎么写下去,也许是许久不写东西的缘故吧,这个故事其实构想了好几年了,一直觉得自己笨拙的笔触写不好这个故事,一直没动笔,前段时间终于开始写了,但还是做不到一鼓作气将整个故事讲完

    • 禹风

      相信你可以写好,加油
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