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向左|第六集

老杨重点对子建的作文做了点评,说子建近段时间进步很大,错别字首次降到了个位数,刷新了保持多年的历史记录,实属难得,而且在造句方面进步也很大,语句通顺了不少,至少可以勉强读了,虽然离表达清晰还有距离,但进步是有目共睹的,希望子建再接再厉,继续保持。

by 作者/Marco & 主播/尚冠少卿(男)、南茜(女)


01

“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,想她,啦啦啦啦啦啦啦啦,她还在开吗,啦啦啦啦啦……”

“陈子建,我求求你了,你能不能,能不能换一首歌糟蹋”,我咬牙切齿的说着,这小子最近像着了什么邪,一直唱着这首歌,自己五音不全就算了,害得我跟着遭罪。

“我不”

我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。

“他现在已经算很有进步了,比之前那几天好多了”,云朵笑的灿烂。

子建听见云朵的点评,乐呵的不行,急忙凑上前:“云朵妹妹,你说哥们儿这以后要是火了的话,取个什么艺名好呢?”

我连翻白眼,云朵乐得不行。

子建摆出一副正经的表情,我们笑的更欢。

似乎,也只有在这种没心没肺的笑声中我们才能寻得最后一丝的欢愉了。

老杨手里拎着一沓试卷走进教室,他教我们语文,30出头的年纪,一直没找到对象,妥妥单身狗一枚。

坊间传闻,老杨痴恋着王美丽,他们是大学同学,毕业后王美丽被发配到凤城一中,老杨为爱献身,毅然决然跟着王美丽来到了这个鬼地方,这一待就是大半辈子,最后也没见他们擦出点东西来。

课上,老杨评讲试卷。

老杨重点对子建的作文做了点评,说子建近段时间进步很大,错别字首次降到了个位数,刷新了保持多年的历史记录,实属难得,而且在造句方面进步也很大,语句通顺了不少,至少可以勉强读了,虽然离表达清晰还有距离,但进步是有目共睹的,希望子建再接再厉,继续保持。

全班陷入在一片片笑浪中。

我看向子建,他的脸色极其难看,双眼恶狠狠地盯着老杨。

这样的日子,我们早已习以为常。

我胳膊肘撞了一下他,他会意的挤出一个微笑,又瞬间收了回去。他伸手拿起语文书,狠狠的摔在地上,和老杨对视几秒后又弯腰捡起,发泄着心中不满的情绪。

课后,我和子建被老杨请到了办公室,我很不理解,为什么要带上我?

老杨抿了一口茶,盖上杯盖,将茶杯放回桌上:“知道为什么叫你们来吗?”

子建轻哼一声,没给老杨好脸色,我说不知道。

“陈子建,我都不想说你,你说你能不能长点心,数学英语你考不好,你找借口我就不说什么了,语文是什么,是炎黄子孙命脉之根本,是悠悠华夏文明之精髓,你说你,写个作文语句都写不通顺,你还好意思跟我耍性子,你哪来的脸?”老杨拿起茶杯,又抿了一口。

我偷偷的笑。

“还有你,幸灾乐祸什么,前几天大闹办公室的是不是你小子,把你们王老师气得好几天都没来上课。”

我靠,你丫原来是为王美丽来秋后算账的啊。

我和子建对视一眼,他咧着嘴笑。

“现在是什么阶段你们不知道吗,谈什么恋爱,现在是谈恋爱的时候吗…”

“老杨,你谈过恋爱吗?”子建打断了老杨的发言。

一时间,我们陷入了沉默。

02

从老杨办公室出来,云朵就跟在我们后面一直问个不停,女人呀,果然都是天生的八卦狂。

“有一点可以肯定,老杨和王美丽绝对有一腿”子建满嘴的火车到处乱跑。

“那叫有关系,不叫有一腿”我纠正他。

“对对对,有关系有关系,大大的有关系。”子建比划着。

我觉得好像哪里不对,反正这话从子建嘴里说出来感觉就变了味。

云朵频频点头,子建看着云朵傻乐。

云朵一手托腮:“那老杨让你们去办公室就没说点什么别的?”

子建:“我说云朵妹妹,你就不能盼我们点好啊。”

“砰砰砰”门外传来篮球落地的声音,我们顺着声音看去,是子祺,他斜靠在门口,短袖短裤着身,显得格外清爽,他给了一个眼神示意我们去打球。

篮球场上,我们瘫坐一堆,云朵给我们递水,子建乐呵呵的说:“云朵妹妹请客了,真是难得啊。”说着拧开瓶盖就大口的喝了起来,云朵使劲的捏了一下他的瓶子,瓶子里的水喷涌而出,子建一脸狼狈。

云朵捂着肚子,笑得花枝乱颤,我们也笑。

“云朵”身后一个声音传来,是云飞。

“哥”,云朵看到是云飞,忙跑上去,她将手里的水递给云飞,俨然一副乖巧模样,云飞接过,伸手摸着她的脑袋,云朵伸手打他。

“国庆回家吗?”云飞问云朵。

“你呢?”

“回去吧,爸妈都想你了。”

“想他们的宝贝儿子多一些吧,既然你也回去,那我们就一起吧。”云朵拉着云飞往我们这边走着。

子祺问:“这小子谁呀?”

“我大舅子,云飞。”子建说。

我和子祺瞪大眼睛看他,险些惊掉了下巴。

子建抱起篮球:“一起玩会儿?”他邀请云飞。

云朵气得跺脚,推着云飞:“哥,你可得教训教训这小子,一天皮得很,没大没小的。”

我和子祺笑着起身,球场边,楼兰安静地看着我们,没等我反应,子祺从后面拍了我一下,“快点,磨磨唧唧的。”

我和云飞一队,子建子祺一队。

“子祺,你盯住子杰,云飞交给我来应付,让他见识一下凤城一中顶级后卫的统治力。”子建制定着战术。

子祺:“好嘞。”

我和云飞相视一笑。

03

子建躺在地上,大口地喘着气,嘴里还念叨:“真想不到啊,你这哥哥篮球打得挺一流啊。”

云朵给云飞擦着汗:“知道厉害了吧,你小子以后低调点。”

“我也想低调,实力不允许啊。”子建摊着手,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。

我喘着气,四下搜寻着楼兰的身影,她站在那棵老榕树下,双手放在身前,看着我们。我跟他们使了个眼神,急忙奔向楼兰。

“篮球打得不错嘛,你打篮球的样子看起来阳光多了”楼兰笑着。

“瞎打呗,没他们打得好。”听到楼兰的称赞,我心里乐开了花。

“还挺谦虚。”

“你怎么在这儿呢?”我好奇的问。

“刚才正准备去图书馆呢,看到你们在打球,就看了一会儿“,楼兰说着,从背后拿出一瓶水递给我:“呐,给你的。你看你,还满头大汗的。”

我接过水呵呵的傻笑,楼兰低着头。

“我介绍我朋友们给你认识吧。” 我打破沉默。

“好呀。”楼兰答应。

我和楼兰并排朝他们走着,子祺搭着子建的肩膀,耳语呢喃。

“云飞,云朵,他们俩是双胞胎,云朵是妹妹,云飞是哥哥。”我接着介绍:“陈子建、蔡子祺。”

楼兰和他们一一打着招呼。

“王同学,这位同学是谁啊,也给我们介绍介绍啊!” 子建阴阳怪气的,然后哈哈哈的笑起来。

“楼兰,你认识的呀。”我有些羞涩。

“不认识呀”,他们几个异口同声的说,这绝对是密谋好的。

“大家就别逗他了,”楼兰为我解围:“我叫楼兰,很高兴认识大家,以后呢,我们就都是朋友了。”

“我们知道你叫楼兰,我们是不知道你和王同学是啥关系!”子建看看楼兰又看看我,一脸坏笑。

我抬腿准备给他一脚。

“王杰打人了,王杰打人了,楼兰你管不管啊!”

子建围着楼兰跑,我在后面追,其他人笑得前仰后合。

版权声明:「一角」所刊发内容,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,均为原创发布。任何个人或组织,在未征得「一角」同意时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、搬运、盗用、采集、改编「一角」所有内容到任何网站、书籍、媒体平台,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。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酒和故事

一路向左|第五集

2022-10-14 19:44:07

酒和故事

杀手蝴蝶梦

2022-10-29 0:10:17

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1. 且看远山

    期待更新

    • Marco

      以为没人喜欢这样的故事呢

    • 且看远山

      不是的,只是软件太新,看到的人太少啦。 大多数人更喜欢活在自己的岛屿里,不爱留下评论
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