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必成为玫瑰

你不必成为玫瑰,只要你想,你可以成为千千万种花;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做花,溪涧跳舞的泉水,林间漫步的雾凇,荒漠徒步的风沙,都很美。

by 作者/席阙 

席阙,现居广东,认真写作的水瓶女。热爱至上,拥抱初心。我的文字是这个世界赋予我的光芒。


大家好,好久不见。

这其实是一封我酝酿了很久的信,写给我自己,也写给大家。我想借此作为新专栏的序语。

今年步入我使用‘席阙’这个名字写作的第九个年头。在这段漫长的时光里,我度过了我的高中,我的大学以及我的研究生,而如今,我初入职场已经满一年。

在这过往的人生旅途中,写作早已经融入了我的骨血,密不可分。写作无数次成为在黑暗中救赎我的那一双“上帝之手”。

我之前就已经说过,我不是一个有很强的文字天赋的人,如此在我笔下呈现的种种,不过为熟练尔。是时间堆叠的经验,和数以万计重复思虑以及打磨自身文字的熟练。

我曾经像个追求新鲜感的小孩,将写作抛诸脑后,忙着感受花花世界的光怪陆离,忙着追逐世俗上定义的成功,忙着追求各种各样的不可得以及天真妄想。却忘记写作一直在属于我自己的内心深处等待着我与自己和解,与那个一味只求新鲜感的自己和解。

午夜梦回时,我偶尔回望,会毫无缘由的回味那个从来不求回报,只求能写出自己想写的那个自己。

那份纯粹和初心,我一度与它迷失在不同的遥远梦境之中。它在纯粹干净的朝圣之地守候我的回望,而我在现实的泥淖踽踽独行。

现在,我想要把它捡回来,这也是创建这个专栏的最初原因。

在一角做的这个专栏,‘关于女性成长的浅谈’,收录这几年我对于‘女性成长’的一些拙见,还有关于学习女性主义之后的感悟与消化。在做这个专题的同时,也是我通过文字,向内看,以及向外看的一个过程。
我是一个人,其次才到性别为女。这其实是我一直奉行的女性主义核心。

我们一直在谈论的女性权益,女权,又到底何为女性权益呢?是女性优于男性,还是男女平等呢?有人看到这里可能很奇怪,觉得为什么这两个竟然能成为同等的选项呢。当然是男女平等呀。

那我再继续深入问一下,什么叫做男女平等呢?男性享有的权利,女人也应当享有。女性承担的义务,男性应当共享。真的是这样吗?就拿产假来说,我记得有人说过,未婚未育的女性在职场上的歧视,只有当男性也休同样的产假的时候,才可以解决。

在我看来,这个问题不会被解决,可以缓和,但结构性问题永远不会被解决。从男女生理结构来说,永远都不会拥有这样的平等。因为女性在承担生育这一项生理本能所要付出的代价,并非丈夫也修同样长度的产假就能够解决的。在这个角度来解读,我并不会鼓吹男女平等,因为男女永远不会存在平等这样一说。因为太过绝对了,这样的平等是将男性与女性放于同一个起跑线,但事实上,我们永远不会跟男人在同一个起跑线,在社会上我们要面对的东西也与他们不同。你无法将两个身处不同赛道的人放在同场竞技之中。

女性在社会中面对的是每个阶段的扑面而来的刻板印象,社会从属属性的束缚与思想捆绑。男性没有吗?有,但不在我这篇文章的赘述之列。因此按下不表。

这种种,皆是难以跳脱的桎梏,我们被教育,被耳提面命着要成为着什么样的一个女子,或温柔贤惠,或独立的超乎所有的女强人。是的,我并没有写错,我其实已经疲于当下的女强人标签已久。很多人厌恶娇妻文学,厌恶被物化,被男性凝视。我同样也不赞成女强人这样的标签。在我看来,这也是一种强行的物化,以及展现了‘女强人’背后,雌竞的浓厚意味。

娇妻是可耻的,选择成为娇妻就是可耻的,只有成为独立得不靠任何人的女强人才是值得尊重的。这本质上不就是女性与女性之间的鄙视链吗?成为娇妻,成为女强人,我们为什么要这么上赶着给自己贴标签呢?

在我看来,‘女强人’背后的意思就是一个女人像男人一样雷厉风行,手段强硬。但问题是,女人眼中的成功为什么是依靠‘像男人’这一点来实现呢?女人就是女人,不是像男性,女人的成功更加不该依托于‘像男人一样’才能实现。

人们很喜欢对一知半解的事物来贴标签,仿佛贴了标签可以帮助他们分门别类以及做出选择。

但,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身为女性,你要活成什么样的自己,贴标签不能给你任何帮助。你想要过上什么样的人生,只有自己知道,尊重内心所想,尊重自我,想要为爱囿于厨房烟火,没有被人耻笑的理由,只要真心所想,且真心所爱。想要走遍这万千世界,看遍这山河湖海,同样值得称赞。

我曾也鼓吹独立女强人,但后来我发现,经济独立的女性并非真正独立,我才知道‘女强人’原来是这个时代贴给女人另外一个标签。

唯有精神独立,才是真正的独立。当你认清心中所爱,并为之努力。事实上,很多人,可能终其一生也找不到自己真正爱的是什么,为万家灯火,或是山河湖海,无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都有能力为自己兜底的时候。你才能真正把那些贴在骨子里的标签撕下来。否则,经济独立不过为他人做嫁衣。

所以,在我这里,男女不提平等,唯有尊重与自由。尊重一切差异,尊重一切选择,而真正的尊重,并不是逼迫无能为力的弱者成为强者,而是让弱者有所选择。

你不必非要成为一朵玫瑰,你可以成为一朵茉莉花,一朵小雏菊,成为千千万。

这句话是我很喜欢的一句话。我还想补上一句,这是我这篇序语最想告诉大家的话:

你不必成为玫瑰,只要你想,你可以成为千千万种花;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做花,溪涧跳舞的泉水,林间漫步的雾凇,荒漠徒步的风沙,都很美。

共勉。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刀与文字

客体思维与自由意志

2022-5-11 19:41:59

刀与文字

风吹起来的时候

2022-7-11 9:21:28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