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体思维与自由意志

当你把你的一切,都交给别人,你永远也得不到同等价值的回报,尽管你一直渴望平等。

副标题:女性成长思维养成之路

by 作者/席阙 & 摄影/偶然

席阙,现居广东,认真写作的水瓶女。热爱至上,拥抱初心,我的文字是这个世界赋予我的光芒。


看《第二性》的时候,看到这句话,物种的不朽性同他的个体有限性是相关的。

突然哑然失笑,原来人类方方面面的最终归宿都是一致的,存在一个物种,一种文化,一种思想突然被摆上倒计时的时候,它才成为最炙手可热,最为永恒的东西。

在他即将消亡的那一瞬间,达到了永恒与不朽。那一毫秒,达到不朽的巅峰,也就与消亡休戚相关。无法细想更多,唯余唏嘘。

多年前我跟朋友聊到女权,他跟我说了一句话,让我记忆犹新,也是我这几年来一直思考的东西。

他说,你为女性生而来的权利奋斗,而其实你是在追求人权。可是人权真的太大了,阶级斗争,性别争论,不过都来自于人权的不平等,当女性成为附属品,性别女,无产阶级封成为标签的时候,就已经在暗中划分了敌我。而这个标签一旦贴上,就很难放下来了。这几年,很多女性话题,都是女性拼着打破自己的社会存在,让自己近乎社会性死亡才换来的一点声响,就好像在她们消亡的那一瞬间,她们达到了永恒的存在,让人注意,随即消失在暗无天日的历史长河。

我也曾质疑自己对于追求自由的强烈渴望,是否出自于对婚姻家庭的极度偏见。也曾猜想过,我对爱情的梦想是否会在完成执念的那一瞬间就消失。谁年少时没有想过,如果我可以在他眼睛里看到我存在的价值,那我就不算负了这一生。也曾希望找到一个,可以终生依附的人。可是近几年,也慢慢在打破这些自己年少无知的想法。

在当下社会氛围里,很难成为一个拥有自由意志的主体,为了寻求生存,只能将自己转而成为客体,依附于自己的家庭,丈夫乃至于孩子。很多女性终其一生都很难意识到在当下的社会氛围,自由意志很容易被各种各样的社会细节所侵蚀。生育又是如何将固话女性的客体思维?这个议题我们下一篇再论。

回到主体自由意志,我的价值为什么要通过他人去判断,我所拥有的完美梦想,我拥有的社会评价,从来就无需他人评价。我的伴侣,不应成为我的载体。这其实涉及到了一个客体与主体的思维转化。从这个思路来解读,那句最为浪漫的情话,也夹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迂腐:我在他的眼里,看到我想要的世界。   为什么我要通过别人的眼睛,来看到我想要的世界呢?

当女人秉持着希望他人带她去看更大的世界,在一定程度上就放弃了自我意识,转而成为客体,选择了依附他人而生存。这就意味着我们会对自己生存的正当性有所存疑,当你将你的人生都交由别人代理,你将不再为自己而活。你的对与错,都是别人来定义。你存在于世上的价值,是由社会定义,由社会的主宰者来决定。

波伏娃在书里写到,这种以消灭自己欲望与灵魂的梦想来换取生存的可靠性,其实是女性潜意识的求生意志的转移,当生存欲望无法依靠自己而展现,女性会选择退而求其次,让自己成为身边人的附庸。既然我们作为人,拥有正当的生存欲望,我们就不该对自身存在的价值有任何的疑惑,生而为人,应当以自身作为中心,而非他人。

当你把你的一切,都交给别人,你永远也得不到同等价值的回报,尽管你一直渴望平等。

于我而言,我的对与错,爱与恨,信任与背叛,都会在我消亡那一刻,成为我生命中的不朽的存在。

而书写这个不朽的笔,只会在我手里掌握,这支笔,永远不会握在别人手上。

版权声明:「一角」所刊发内容,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,均为原创发布。任何个人或组织,在未征得「一角」同意时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、搬运、盗用、采集、改编「一角」所有内容到任何网站、书籍、媒体平台,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。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刀与文字

你什么都想走捷径,凭什么成功

2022-4-30 19:44:20

刀与文字

你不必成为玫瑰

2022-5-17 15:28:48

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1. nIne

    努力认清自己!

    • 席阙

      爱你!
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